新主流電影的事件改編,形象創設與具身體驗

來源: 網絡整理

作者: 內蒙古時空小編

2019-10-11 09:56

  近年來,一批以《戰狼2》為代表的新主流電影不斷刷新票房成績并獲得極佳的口碑,成為中國電影發展道路上的一個現象,此類電影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受到觀眾認可,通過對影片的題材來源、形象創設和作品-觀眾接受等層面的分析,可以略窺一二。

新主流電影的事件改編,形象創設與具身體驗

《湄公河行動》劇照 

  統觀《湄公河行動》(2016)《戰狼2》(2018)《紅海行動》(2018)《我和我的祖國》(2019)等影片,我們發現對真人真事的改編是新主流電影重要的創作來源。在具體的敘事策略上,以“英雄形象”為敘事對象,通過情景復現,完成對觀眾情感的詢喚,成為該類影片的制勝法寶。本文試圖從形象創設和具身體驗的構成出發,分析由真人真事改編而來的新主流電影如何通過民族英雄形象的創設完成意識形態話語的表達,探究影像凝聚觀眾主體背后的深層原因,使觀眾更加理性地看待近幾年新主流電影在市場和口碑上的雙贏現象。

  形象創設:民族英雄的型塑與意識形態話語的詢喚 

  在小說、電影、話劇等藝術形式中,都存在人物形象的創設問題。甚至,在新聞報道的真人真事事件中,也有相關人物形象的呈現(受害者、施暴者等形象)。但不同的是,繪畫、照片、小說等藝術形式中的“形象”是平面靜止的,而具有一定的“他性”,即這種平面形象與觀眾/讀者保持一定的陌生感,無法引起觀眾/讀者的深度共鳴,觀眾只有消化文本產生的陌生感,才能實現審美愉悅。但是,電影追求的是直觀的沖擊力和沉浸式體驗,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這種陌生感,因此更加注重形象創設。尤其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新主流電影,在故事上更加貼近觀眾的日常生活,更具親和力。基于此,真實事件中英雄形象的型塑與意識形態話語的詢喚是新主流電影成功的重要元素。

新主流電影的事件改編,形象創設與具身體驗

《戰狼2》劇照 

  在杰姆遜看來,“形象”并不是物質的,而是具有象征意味的。也就是說,形象的型塑并非僅僅指那一種形象是什么(物質性),而是這種形象所象征的某種符號(形而上的意義)。在真人真事改編而來的新主流電影中,民族英雄形象的創設暗喻了國家形象、軍人形象以及民族話語的正向表達。如改編自“10·5中國船員金三角遇害事件”的《湄公河行動》中,塑造了為遇害的中國船員討回公道的中國(軍隊)行動小組;改編自“2011年,中國海外撤僑(北非撤僑)事件”的《戰狼2》,型塑了“冷峰”這一具有中國精神的民族英雄形象;同樣地,改編自“也門撤僑事件”的《紅海行動》,為撤出處在異域中的中國百姓,型塑了一支負責、勇敢、不畏犧牲的中國軍人形象。

  在這些影片中,民族英雄形象的話語成為傳遞意識形態的最佳途徑。正如《湄公河行動》中,中國禁毒小隊秉承“為死去的中國人討一個公道”的信念,《紅海行動》中“不能丟下任何一個中國人”的承諾,以及《戰狼2》中那句“東亞病夫,那是以前”喚起的大眾民族凝聚力的有力呼喊。在上述英雄形象的創設中,創作者將個人英雄主義的內核與真實事件中的家國背景巧妙置換,使個人英雄主義被具有民族情感的主流意識形態話語取代,讓觀眾在心理上產生對國家、民族、文化的認同感與自豪感。

  具身體驗:影像-觀眾主體的互動性建構 

  “具身體驗”一詞源于維維安·索布切克提出的“具感體驗”一詞,指的是在觀影過程中,觀眾與影像之間產生的近密感。即國內學者孫紹誼指出的“看電影的行為從根本上來說,乃是兩種身體的接觸,是互為經驗和感覺的過程。”進一步講是影像主體與觀眾主體互為主體性建構的過程。本文將要探討的是,新主流電影中,影像與觀眾之間是以一種什么樣的方式建構互主體性的?這種互主體性的建構達到了一種怎樣的媒介效果?

新主流電影的事件改編,形象創設與具身體驗

《紅海行動》劇照 

內蒙古時空 Copyright ? 2005 www.qdyens.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證書號 :蒙B2-20050041 蒙ICP證:蒙B2-2004021 刪稿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大乐透中奖查询器